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萧雨作者∶剑侠


如果各位认为文章还过得去的请顶一下

《萧雨》

作者∶剑侠

@@@@@第一章@少年英雄

@@江南三月,正是万物复苏之时,一群孩童在玩耍,其中一个身材矮小的被压在下面当马骑,可当该交换时,其它孩子耍赖,一哄而散。

@@小孩正要流出屈辱的眼泪,突听有人喊∶“小雨,给你糖吃。”抬头一看,正是杂货铺王老板的女儿小倩。一张清丽可爱的笑脸,叫小雨的孩子只感到心中一阵暖流涌过,情不自禁的说∶“将来我一定娶你做我的媳妇。”

@@小女孩一阵红云飘过面庞,羞涩地转身跑开了。拿着两粒糖果,小雨转身向自己的栖身之所跑去,那是一座破庙,坐在破供桌下,天色渐晚,饥肠碌碌的小雨吃了一颗糖,渐渐睡着了。

@@朦胧中感到到有人来了,从布幔後望去,只见一个穿黑色夜行衣的人潜入庙门,自言自语的说∶“这会你跑不了了。”纵身跳於佛像後,紧接着追入一位黑衣人,只见身材苗条,凸凹有致,分明是一个女人。

@@她机警地四周打量了一下,说∶“淫贼薛峰,出来,不要当缩头乌龟。”

@@这时候小雨突然闻到一阵幽香,那位女侠亦闻到,急忙以手掩鼻,但为时已晚,只见先进来的那人跳出来,仰天大笑∶“周女侠,你号称神捕飞凤,可最终还是着了我的道,你中的是散功香,一时三刻内没解药,你的力气还不如一个小孩子。”说话间已然出手,一条软鞭如蛟龙出海。

@@神捕飞凤芳心大骇,心想∶“虽然早有防备,但迷药还是吸入少许。”微感乏力,当下出掌,一招“落英缤纷”幻化出无数掌影,後发先至,“!”的一声,薛峰胸前已然中掌,但薛峰并没如她所想的那样倒下,倒是软鞭已缠住自己的细腰,一阵大力将周冰莹卷起。蓦地她发现自己已经落入薛峰怀中,苗条的身子不由一阵紧张。

@@薛峰扯下女侠的面纱,只见柳眉星眸,瑶鼻樱口,并有一阵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入鼻,不由淫心大动,“你中了计,怎能打痛我呢!”说话间已然动手动脚开了,手掌抚摸神捕飞凤的下巴,感觉肤如凝脂,同时吻向红唇,只觉嘴唇触及之处温软香滑,说不出的受用,只是牙关紧闭。

@@周女侠伸手推拒,但只是徒劳无益,周女侠不由得心中大悲。自己十六岁出道,自负有绝世武功,无数俊雅青年追求,四年间时常梦想有情郎的样子,但今日

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却要毁在一个淫贼手中。

@@她正在哀叹,薛峰却没闲着,左手已隔衣抚上双峰,由於练武的缘故,神捕飞凤的双峰是格外的挺拔,触手之处弹性十足,薛峰急急解开神捕飞凤的胸前绳结,只见淡蓝色肚兜下双峰微颤,等不及的左手已由肚兜下探入,握住神捕飞凤的右乳,掌中有如棉团,又如一只成熟的水蜜桃。

@@薛峰只觉下体热气下窜,那话儿已然直立,恨不得一插为快。但他明白,必须挑起神捕飞凤的性欲才有趣。用嘴轻轻将肚兜扯下,傲人的双峰顿挺立在空气中,雪白的趐胸美丽而骄傲,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。薛峰舌尖轻舔,神捕飞凤只觉一阵电流从乳尖窜向下体又窜向四肢,屈辱的眼泪悄悄流出那美的令人心颤的双眸。

@@自己苦守了二十年的贞洁就这样失去了吗?可随着薛峰双手不停的爱抚,还有那灵活的舌尖的攻击,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,乳尖渐渐发硬,由此带来的是更加敏感。二十岁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年龄,青春活力在体内已经蓄积了太久,只要一个开关打开,就会尽情奔涌,自己一定要控制住,不要让淫贼得手。

@@可是,薛峰向下滑动的手正在逐渐攻破自己苦心经营的防线,雪白的小腹有如冲浪板般光滑,薛峰的手抚摸过平原,正在解自己的腰带。哇!终於解开了,薛峰手向下探索,触手之处是一片细草地,尽管裤子还没脱下,但薛峰的手还是义无反顾的向下摸去。

@@薛峰摸到一条细细的裂缝,有些潮湿,手指再向下,触到两片柔软的贝肉。薛峰再也忍不住了,粗暴地将神捕飞凤的丝绸长裤扯下,一条薄绫的淡粉色短裤展现在眼前,上面绣了一只娇小的凤凰。

@@哇!薛峰的口水快流下来了,又粗暴的将短裤脱下,神捕飞凤成熟、健美、贞洁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,神捕飞凤羞怯得闭上双眸,羞耻让她感到浑身颤栗。

@@薛峰以为神捕飞凤的性欲来了,加紧攻击,只见神捕飞凤性感的躯体充满活力,充满质感,真正的羞花闭月,维那斯女神来了恐怕也会动心。周冰莹愈是抵抗,薛峰愈觉快乐,用他灵活老练的舌头梳遍神捕飞凤的雪白的肉体。

@@周冰莹突然感到浑身一阵燥热,下体一阵热流涌出。薛峰也感觉到了神捕飞凤身体的变化,俯身观看,只见芳草地涌现出一串晶莹的露珠,分开饱满的大阴唇,两片赤贝肉紧夹着一个让人疯狂的小仙女,轻轻一触,就会引起神捕飞凤的颤栗,两片小阴唇紧守着少女最後一道防线。

@@薛峰掏出自己的玉杵,近一尺长,粗如儿臂,让周女侠芳心怕怕。真的要失去了吗?悲伤的眼泪又一次涌出。紫红色的大龟头微微散发着热气,迫近神捕飞凤的樱唇,神捕飞凤羞得无地自容,自己长这麽大,从未见过男人的阳具,但它却要进入自己的身体。

@@正在想着,肉棒已然突破双唇,抵在自己的贝齿上,她只有拼命抵抗,不让它进入自己口中。薛峰早有准备,双手猛捏丰满的双峰,突然受到攻击,神捕飞凤不由得“啊”的一声,肉棒乘机冲关而入。薛峰警告说,如果她敢咬的话,会把她裸体绑在庙门让众人看,使神捕飞凤真正感到绝望,只好忍辱接受。

@@粗大的肉棒在口中抽插着,使神捕飞凤的丁香小舌无处可逃,薛峰只觉柔软的包围使自己的肉棒十分受用,不由想达真个销魂。将玉杵从神捕飞凤樱口中抽出,转而攻向桃源圣地,用玉杵拨开大小阴唇,抵在小仙女上,用小仙女的爱液不断润滑,使玉杵摩擦阴蒂。

@@神捕飞凤只觉一阵阵冲动由小仙女传遍全身,有如潮水,一浪又一浪,全身有如被电击似的,禁不住想从喉咙中发出呻吟,只好用力咬紧双唇,不能让淫贼得意。

@@薛峰的肉棒慢慢的挺进,已冲开小阴唇的防守,进入了神捕飞凤的蜜洞,可是有一层薄膜顽强的在做最後的抵抗,薛峰明白那是处女的特徵,这一层防线是那麽脆弱,但多少英雄豪杰为了它头破血流。

@@肉棒已经涨到最大限度,抬起屁股猛地向前一冲,按经验来说,接下来肯定是周女侠的哀叫和自己快乐的发泄。但就在这关键时刻,自己背心一凉,雪亮的刀尖从胸前透出,他不可思议的回头看,正是小雨那灿烂的笑容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就此倒地而死。

@@神捕飞凤正在等待最後一刻的降临,突然身上一轻,星眸睁开一看,一个十四、五岁的乞丐打扮的少年睁大双眼看着自己,不由得羞涩的红了脸颊。

@@小雨关切的问∶“姐姐,你没事吧?”

@@周冰莹看着面前的少年,剑眉郎目、鼻直口方,虽稍有稚气,但破衣服仍掩盖不住一股英气,周女侠芳心怦然跳动,羞得抬不起头来。

@@周冰莹吐气如兰,娇媚不可方物,低声请求∶“少侠,能否帮我穿上衣服,我中了淫贼的迷药浑身无力。”小雨忙收回注视雪白乳峰的双眼。

@@其实他十五岁的心中已经对男女之事有了憧憬,平时小伙伴玩娶新娘游戏,单只搂搂抱抱有时就让自己激动万分,更不要说今天的真动作了。拿肚兜的手有意无意间蹭到周女侠高耸雪白的双峰,那弹性和滑腻如趐的感觉让自己不由得冲动起来,胯间支起了帐篷,当双手扶上女侠光滑的趐背时,再也忍不住轻轻抚摸起来。

@@周冰莹原已经被挑动情欲,此时更加不能自己,娇慵无力的藕臂圈住小雨的脖颈,小雨只觉两团绵软的东西顶在自己胸前,不由得吻上周冰莹的双唇。刹那间温暖如春的感觉涌上两人的心头,小雨吸吮着神捕飞凤的娇羞的香舌,觉得周冰莹的舌尖分泌出阵阵津液,电流由两人的双唇射向全身,神捕飞凤这时已完全放弃抵抗,任由小雨胡闹。

@@小雨有力的双手用力搓揉着周冰莹的圣洁的处女双峰,神捕飞凤只觉双峰膨胀,尤其是乳尖,雪白的乳房首次经历爱的洗礼,充满了快乐,不停的弹跳,梨形的乳房顶部是鄢红的乳晕,鲜红的乳头挺立着。小雨吸吮着这人间极品,心中快乐无法形容,周冰莹那成熟的身体散发着无穷的魅力,让初尝禁果的大男孩喜不自禁。

@@周冰莹喃喃的说∶“你叫什麽名字?”

@@小雨说∶“萧雨,人家都叫我小雨,你呢?”